头条新闻 

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她调研

全国人大代表,罗定市黎少镇隆久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李小兰这几天刚刚起草好建议,她今年准备在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提出关于提升农田使用率、改善农田丢荒的建议。在她看来,要彻底解决农村弃耕问题,还需要从投入和机制上努力,一方面要搞好基本...[查看全文]

广州潮流 当前位置 :主页 > 广州潮流 >

儿子的成绩在班级里排前十名

* 来源 :http://www.bjcnrf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0-11-15 09:57 * 浏览 :

姜先生告诉记者,初中刚入学时,儿子的成绩在班级里排前十名,后来由于受到同学的欺负和干扰,成绩落到了班里的20多名。

日前,记者在青大附院东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小姜。今年3月31日晚,在晚自习期间,这名16岁的初三学生走到了教学楼四楼教室外的走廊窗台边,坐在窗台上思考良久,之后从窗台上跳了下去。

小姜的话是否属实?为何同班同学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小姜?班里的老师是否了解此事呢?记者设法联系到小姜的班主任姜锡杰核实此事的详情,但他拒绝了记者的采访,“现在警方正在调查此事,我不方便透露。”

小姜躺在病床上,从四楼跳下来的他身体多处严重受伤。记者从医院了解到,小姜尾骨骨折、右胫骨近端和右腓骨近端粉碎性骨折、胸骨骨折、右脚面临截肢危险……“医生说孩子的右脚已经残废了,基本不可能治好了。”看着儿子受伤的身体,姜先生悲痛地告诉记者。

记者了解到,事发后,小姜手术和住院的费用已经花了20余万,目前,校方垫付了16.8万元的医药费。“这个悲剧本不该发生。我们想要了解真相,为孩子讨一个说法。”小姜的父亲说。

对于教育办的说法,山东润珠律师事务所律师曲志亮认为,小姜作为一名寄宿学生,学校有义务保护他的身心不受伤害,“如果是突发事件校方无法控制,但三年的时间长期被欺辱,有些说不过去,而就算学生本身存在一些不守纪律的行为,应该由老师和学校进行管理教育。”

记者随后联系到了胶州市胶东教育办一名了解此事的负责人。对于小姜反映的情况,他称教育办正在调查核实,“我们发过调查问卷,有学生反映小姜本身也存在过错,比如连续两次没去跑操、不按时回宿舍等。”

记者从小姜父亲提供的一段监控录像上看到,3月25日上午10点左右,坐在座位上的小姜确实被同学扇过耳光,并且用脚踹过。“他们也不光欺负我一个人,他们中有一个人是班干部,经常以管理的名义欺负其他同学。”小姜说。

“孩子是傍晚6点40分许跳的楼,昏迷半个多小时后,自己醒过来求救。”姜先生说,小姜醒来后看到路过的其他学生,大喊“救命”,这才被送医救治。

就要中考了,胶州16岁的初三学生小姜却可能缺席。如今的他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一个多月。3月31日傍晚,因为不堪被同学欺辱,他选择从教学楼四楼跳下,摔伤致残。目前,校方垫付了16.8万元的医药费,班主任拒绝了记者的采访。当地教育办正在调查核实。

小姜的父亲告诉记者,儿子平时寄宿在学校。初中三年里,小姜一直向父母隐瞒此事。“有一次孩子隐约透露自己在学校被欺负,我还批评他是他自己不好,不该去惹人家,也许人家就是正常的打闹。我要是早知道孩子在学校受这种欺负,提前阻止,孩子也不至于被逼到这一步。”姜先生说。

究竟在学校里遭遇了什么,让一个16岁的少年选择从教学楼上跳楼寻死?病床上的小姜说,从初一入学到现在,被打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。有几名同学长期对他进行殴打。由于长期被欺负,他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,还因此提出过辍学。今年3月31日下午吃完晚饭回到教室后,小姜肠胃不舒服闹肚子,准备出去上厕所,但平时欺负他的几名男同学得知他要上厕所,先他一步把厕所都占据了。迫不得已,小姜只能选择了一个没有门的厕所,如厕受到了很多同学的围观,这成了压垮小姜自尊的最后一根稻草,羞愤交加的他选择了轻生。

上一篇:在学前班、小学部和初中部的教室内 下一篇:没有了